Select Language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常会思考一些关于生死的问题。我会问身边的大人,人为什么要死呢?死了之后去哪里?对于这些和那时的我年龄不符的问题,大人们常常觉得奇怪。仿佛是回答一个天经地义的问题,他们会说,这是个自然的规律啊,有生就有死。死了之后就没有了,什么也感觉不到,就这样。这样的回答总是让我感到困惑。想到自己爱的人随时会因死亡而永远从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常感到恐惧不安。为了安慰自己,小时候的我很天真地立志长大以后当个科学家,并且发明出一种让人不死的药。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的增加,我意识到了人类的局限。肉身的永存是不现实的。于是我开始思索是否死后会有另一个灵魂的世界的存在。我试图通过宗教寻找答案。去寺庙的时候也问过那里的和尚,人为什么要死?死了以后去哪里?可是他们没有告诉我确切的答案。我尝试自己阅读圣经,但毫无头绪。为了了解上帝也去过教会,但牧师的讲道仅仅停留在肉身层面,完全不涉及灵魂的世界。渐渐地,我感觉到人类对上帝的了解是那么有限,而上帝离我们又是那么遥远。

然而有时候我仍会想,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会是什么样子呢?上帝又希望我们度过怎样的生涯呢?看很多的宗教故事和画作的时候,常将上帝描绘成穿着白袍有着白色长胡子的老人。也有人说神只是种能量,没有形像。然而上帝究竟是什么样呢?

第一次见到来自上帝的教会的圣徒的时候做了他们的问卷调查。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你认为上帝是什么形象?男性,女性,或是男性和女性两位上帝呢?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上帝的性别,但看到问题时仔细一想,如果基督徒相信的上帝耶稣有着和任何男人一样的男性形象,那上帝就绝不可能只有男性形象。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女人的存在就完全没有合理性了。这样想着,忽然意识到从前去教会的时候,总觉得略微有些失望上帝是男性,甚至想过也许应该去相信玛丽亚的天主教会,那样就可以像和妈妈说话一样自然又亲切地把什么都向上帝说了。上帝一定是拥有男性和女性的形象吧,就像我们一样。这样才是最自然的。那时候忽然强烈地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当上帝的教会的圣徒们给我看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的章节的时候,感觉再也不需要更多的解释了。

认识了母亲上帝之后,我就像是找到了人生中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一样终于获得了安宁。不仅如此,随着继续学习圣经,从小时候起就不断思考的人生的问题也都一一得到了解答。那些在其他教会也好,在寺庙也好,都找不到的答案,终于在上帝的教会找到了完美的解答。

我曾认为上帝离人类很遥远,只是从遥远的宇宙俯视着人类自生自灭。可当我得知身为我们灵魂父母的埃洛希姆上帝在六千年的漫长岁月里在圣经中为我们留下了恳切的讯息,甚至亲自来到这世上引导我们时,心中充满了感动。到底要怎要才能永生呢?我不再会为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也不再需要去寻找可以让人永生的药,因为身为我们天上父母的上帝亲自为我们带来了永生的灵药,那就是以上帝自己的肉和血建立的新约。我也不再需要去问任何人死后灵魂会去何处,因为我们灵魂的主人上帝亲自告知了我们回到灵魂的故乡天国的路。迎接真理之后的我有时会回想起那些不认识上帝的日子里的茫然。我会想,多好啊,上帝不是一个遥远的存在,而是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最最亲爱的灵的父母啊。虽然因为罪而游离在这地球,失去了天国的记忆,然而借着上帝的恩典又再度成为了上帝的子女,再没有比这更让人喜悦的事了。曾经觉得艰涩难懂的圣经的话语如今充满了生命,每一字每一句都盛满了上帝的爱。在那些话语中有许许多多让我感动的章节,然而最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加拉太书4章26节的话语:“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因为,有了母亲,就有了生命,有了平安,有了一切。

牵着母亲的手走在回天国的路上,再也不会彷徨。

 

by Wei Wei